第一三九一章 葬礼

黄笔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风雨小说网 www.44pq.us,最快更新神话入侵之我在地球斩神明最新章节!

    或许别人还需要犹豫一下。

    但对吕布来说,这答案早就注定!

    赤兔也配与貂蝉比?

    “给你!”吕布将缰绳塞到二爷手中,认真道:“只要肯为我寻找貂蝉,赤兔便是你的了!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二爷将赤兔接过,随即安抚被涂了一半的赤兔:“放心,我这就带你去洗浴,那边还带按摩……”

    事情总算是告一断落。

    林凡只感觉累得不行,实在是今天事情太多了,吃过晚饭早早睡了。

    但半夜,他的房门却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林凡迷迷糊糊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属下,少主。”一道低沉的声音回答道:“请少主开门,属下有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林凡打开门,只见是副殿主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眼神悲痛,压抑杀意。

    未等林凡说话,副殿主已经自行走进房间,随即朝着林凡猛然下跪:“少主,请为主神做主,为我等做主啊!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凡迷茫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少主,您难道没听到么,下午四点二十八分,主神去世了!”副殿主散发神芒的双眼流出眼泪,悲愤道:“我等也的确感受不到与主神之间的联系了!”

    喀俄涅由神化人,原本的凛冬神格都彻底碎灭,神性也消失,这些纯血神明自然感受不到喀俄涅如今的气息。

    林凡挠了挠头:“啊……所以呢?”

    副殿主脸上爆发出森然的杀意,冷声道:“少主,这绝对是人类的阴谋!”

    “他们假意与我们合作,事实上他们始终想要覆灭我们!”

    “这些卑鄙阴险的人类,实在太过险恶!我们之前还真的信了他们,主神也真心希望能与他们合作!”

    “但却被人类抹杀……早该想到的,人神殊途,他们岂能这么简单就接受我们?”

    林凡愣了一下,语气尴尬道:“啊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主莫要替人类说话了!”副殿主冷声道:“人类包藏祸心,主神绝对不是偶然死亡,而是被他们找到机会弄死!”

    “我等如今也发现了,那些被人类关押起来的信徒,如今也在不断背叛信仰!”

    “最多三天,我等也会彻底失控!”

    林凡眉头微皱:“你们的信徒也不行了?”

    看来信仰崩碎的,不光是喀俄涅的信徒。

    就连这些凛冬之神的信徒,也同样开始信仰崩碎。

    信仰,是最坚固的东西。

    坚固到哪怕是死亡都不能强行击碎。

    但也是最脆弱的东西,有时候只是一个想法,就足以让信仰自行破碎,关键这想法还会如火焰一般传递!

    显然,凛冬之神们主动投降,甚至当场订婚的一幕,让那些拼死拼活的信徒们开始了关于自我意义的思考。

    “人类当真是好手段啊!”副殿主冷笑一声,眼中是无尽的仇恨,“先是化敌为友,暗中包藏祸心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我们信以为真,他们再击杀主神,让我们群龙无首。”

    “再想办法崩碎我等信徒信仰,让我等神力微弱,自行崩溃!”

    林凡尴尬道:“那个,有没有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主!”副殿主冷声打断道:“您是主神最信任的孩子,决不能坐以待毙了!”

    “我等已经商量好了,趁着我等还未失控,展开对人类的反击报复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凡一脸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少主,事不宜迟啊!”副殿主冷声道:“明日上午十点,便是主神的葬礼!”

    “那些假惺惺的人类高层绝对会全部到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想到,信徒开始背叛的我们,失去主神的我们,非但没有乖乖等死,反而还要拼死一搏!”

    “少主,我等已经商量好了!到时候,请少主摔杯为号!只要少主摔碎杯子,我等一拥而上!在主神的葬礼杀死那些人类,为主神报仇!用他们的脑袋作为主神的祭品!”

    林凡听懂了。

    这些凛冬之神果然觉得,喀俄涅的死是大夏做了手脚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信徒的背叛,也怪在了大夏头上。

    毕竟在凛冬之神的视角看来,刚刚宣布投降,主神刚刚订婚,明天就要结婚了。

    嘎,主神死在大夏的长城里了。

    这是在太过突兀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就会觉得,是人类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林凡本来想解释,但想了想,解释似乎也没用。

    索性道:“好好好,明天我摔杯为号,你先走,我好困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少主好好休息,明日……我等便为主神复仇!”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半。

    距离葬礼还有半小时。

    林凡推着一个巨大的木箱,走到改装成灵堂的会议厅,对正在打扫的战士们说道:“你们都出去一下!”

    战士们虽然不解,但这是总指挥的命令,当下纷纷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战士们都走了,林凡把门关上,对箱子道:“好了,可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喀俄涅一把掀开箱子盖,从里面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这挂着白布、肃穆中透露哀思的灵堂,再看看那挂在墙上的巨大黑白照片。

    音容笑貌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配合上凄婉的哀乐,让喀俄涅的心中都有些悲伤。

    喀俄涅神色满意的点点头:“你们人族有心了,我的葬礼倒是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比我想象中,在神界的葬礼好多了。”喀俄涅看了眼窗外,补充道。

    窗外,民众们早已从各地赶来,密密麻麻,捧着花圈,戴着黑布,头上缠着白巾。

    有的还捧着喀俄涅的黑白照片,有的甚至已经开始烧纸钱。

    哭声凄切,那叫一个感情真挚。

    “喀俄涅,你死了我们的冰箱怎么办啊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后我们每个月还得再交几百块的电费啊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主打的就是一个民风朴实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他们哀悼的喀俄涅正站在窗边,欣赏着民众们哭泣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个民众正烧着纸呢,结果一抬头,忽然看到一个窗户后竟然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,脸色顿时惨白:“我,我好像哭出幻觉来了!”

    礼堂里,林凡沉声催促道:“不谢,母亲,进去吧,一会儿化妆师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喀俄涅开心的跑到高台上,打量着冰棺:“那我先进去躺着了啊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凡点点头:“到时候我摔杯为号,摔了杯子,您就出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喀俄涅转了转穿着大红寿衣、实则是大红嫁妆的婀娜身姿:“我如今有了真正的身躯……你的父亲待会肯定很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了,我先进去了……等等,好饿,”喀俄涅正要进冰棺躺着,忽然摸了摸肚子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她还活着,她今天早上都没去餐厅,一直在宿舍等着。

    期间还学着刷抖音,刷到的全是关于自己的葬礼,民众们在家里为自己挂起照片,点起长香,自发哀悼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让喀俄涅开心不已,但也因此没能吃一口东西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吃的……”喀俄涅坐在冰棺里四下打量,随即两眼一亮。

    还真有吃的。

    人类真贴心啊,怕自己饿,特意在冰棺前面放上了好几大盘子东西。

    喀俄涅开心的拿了两个苹果,又拿了一些零食,一边吃一边藏在身上。

    林凡连忙道:“那个,这是贡品……”

    "哦?在你们人类的世界里,贡品不能吃吗?"喀俄涅挠挠头,当年她经常吃信徒给自己祭祀的贡品。

    林凡解释道:“当然不能吃,哪有吃贡品的?吃了对死者不敬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没事,我就是死者。这就是给我的贡品嘛,我原谅我了。”喀俄涅躺在冰棺里,传来窸窸窣窣的撕零食包装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你吃的时候偷偷吃啊,别被发现了。”林凡叮嘱一声,随即打开礼堂大门,对外面的战士道:“继续打扫吧,把化妆师也叫来。”

    负责准备的战士愣了一下:“奇怪,贡品怎么感觉变少了……我再去拿点。”

    化妆师立刻走来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,麻烦把她打扮的好看点。”林凡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化妆师打量了打量冰棺中的喀俄涅,正在偷吃零食的喀俄涅立刻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气色也太好了……”化妆师皱皱眉,转头对林凡道:“等等,她嘴角怎么还有巧克力呢?”

    趁着化妆师转头的功夫,喀俄涅连忙快速嚼了几下,咽了下去,再次摆出宁静安详的微笑。

    林凡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化就行了,这边交给你了。”林凡说完,转身去了最高指挥中心,大夏诸神也在那边忙活着。

    还没进去,就听到了王虎嚎啕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喀俄涅死去,他是最难受的。

    一旁的公输鸣安慰道:“没事,不就是喝不到喀俄涅了吗,回头我给你抓几个主神,慢慢让你喝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这个意思!喀俄涅虽然好喝,但……”王虎悲伤道:“她也是我老婆啊,其实她也不是那么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王虎爱上了喀俄涅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晚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开始,王虎的确对喀俄涅有点敌意,而且有点瞧不上。

    答应林凡,全都看在大夏和凛冬建交,以及那一口好喝的上。

    但接触一天,王虎发现喀俄涅人还不错。

    体贴入微,甚至还不忘关心自己嘴凉不凉,冻不冻嘴,要不要喝点热的缓缓。

    王虎从未被人如此关心过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自己明天就要结婚了,今天未婚妻忽然嘎了!

    眼见林凡来,顿时带着哭腔骂道:“林凡,都怪你!明明是你给我找的,结果一天,还没结婚就死了?我当时就说不愿意,不愿意,你偏要给我找罪受!”

    “唉,我也不想的。”林凡看了看王虎身上的白衣,随即道:“你穿这衣服也不太好,这样,你穿这个。”

    一身大红唐装,胸前还别着小花,以及红色的字条:“新郎”。

    王虎破口大骂:“你当我傻的吗?葬礼哪有穿这个的!喀俄涅都死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去冥婚呢!”

    林凡道:“我只是觉得,喀俄涅肯定希望能看到你穿这个。”

    王虎愣了一下,两眼有些发红,还是接过了林凡手中的大红唐装,但还是冷声道:“冥婚就冥婚吧……林凡,反正咱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!我本来不怎么喜欢喀俄涅,你强迫我结婚不说,我现在好不容易对喀俄涅有点好感了,喀俄涅又死了!听说还是被你害死的!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“等葬礼结束,我必须好好收拾你一顿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林凡不以为意的点点头,“你换上,咱们准备走了。”

    上午十点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"轰!"

    北境长城,炮声轰鸣!

    宛若巨龙哀鸣。

    这是国葬的标准。

    北境长城外,前来祭拜的民众们已经密密麻麻,手中都拿着纸钱,有的还端着花圈。

    “各位。”金老在礼堂中拿着话筒,声音回荡在整个北境长城之上,“喀俄涅葬礼,现在正式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,我来致辞。”

    金老叹息一声,转身看了眼冰棺,随即叹道:“喀俄涅,是大夏忠诚的战友,作为神明,她或许是失败的,但她却是第一个与大夏……”

    气氛凝重,所有人都目光沉重,就连准备造反的凛冬之神们都安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信仰在快速崩塌,这些凛冬之神气息都略有紊乱,身上的荣光比之前暗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“窸窸窣窣。”

    “窸窸窣窣。”

    有轻微的声音传来,好像有人在撕开零食包装袋。

    虽然轻微,但在这寂静的场合下却十分刺耳。

    金老停下了致辞,目光森然的环视一圈,冷声道:“无论如何,这是喀俄涅的葬礼,请各位认真严肃的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第一位与我们建交的神明,更是率领凛冬神殿加入我们的主神。”

    “请各位拿出最基本的态度,拿出对喀俄涅最基本的尊重,不要私底下做一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目光谴责的四下打量,却并没有发现有人在吃零食。

    金老继续致辞:“今日,我怀着沉重的心情站在这里,告别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嘎吱嘎吱。”

    “嘎吱嘎吱。”

    好像有人在啃苹果,甚至有一股苹果的香甜味道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金老脸色再次难看的扫视一圈,但还是没说什么,继续致辞。

    一些凛冬之神则气的浑身发抖,咬牙切齿的小声道:“人类也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对主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血魔穿着新郎服来也就罢了,竟然有人吃零食吃苹果,这对得起主神吗!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主神绝对是他们杀的!”

    林凡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