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9 不配有名分

陆朝朝陆远泽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风雨小说网 www.44pq.us,最快更新全家偷听我心声杀疯了,我负责吃奶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南慕白从怀中掏出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在手中一抖,白纸缓缓展开。

    “眼熟吗?这是我南国传国玉佩,龙纹玉!”找回公主姑姑,最重要的便是拿回龙纹玉。

    传闻龙纹玉中有至宝,一直作为传国之物。

    许老太太面色微白。

    “这还多亏你们陆家子嗣?叫什么来着,哦,陆景淮?”

    “我允诺他,带他离开北昭,给予他南国异姓王的地位。只可惜,他没命享……”回去就被陆远泽一刀捅死。

    许氏轻轻闭眼。

    这一刻,终究来临。

    “许时芸,这块玉曾多次佩戴在你身上。你,就是我南国血脉!”

    “公主姑姑。”遗失在外的公主姑姑。

    农女所生的血脉……

    南慕白压住心底不屑。

    “你且回吧,不论我是不是南国血脉,我都不可能跟你回南国!我生是北昭人,死是北昭魂,既已遗失,便不必再续前缘!”许氏很冷静,她的身边围绕着母亲和许家兄弟。

    还有镇国公老太太。

    “公主姑姑,您大概不懂南国皇室的地位。”南慕白不由露出一分骄傲。

    “你在北昭,是老太傅之女,嫁给容将军为妻。儿子是状元,女儿是公主。在北昭,或许人人艳羡。”

    “但在南国,分文不值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切,都抵不过南姓血脉的高贵!”

    “咱们南国皇室,生来是神灵在人间的代行者。沟通天地神灵,被万千百姓供奉,本就不属于凡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最接近神的存在!”

    “北昭这等地方,也值得你留恋?”南慕白很不解。

    许时芸缓缓摇头:“北昭是生我养我的土地,它很好!南国再好,也比不过它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要玉佩,我可以将龙纹玉还于你。”

    南慕白眼睑微垂,他想要龙纹玉。

    这代表着南国皇权。

    明朗眼见着皇孙殿下要谈崩,当即对着许氏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夫人,可否进府内说话?”他极为客气,不似南慕白一般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许氏顿了顿,点头。

    待众人坐在堂前,明朗才又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涉及南国秘辛,倒不好在人前议论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陛下遇刺,无意中跌落山崖,落在水边。您的生母孤苦一人,在河边洗衣,正好救了陛下。两人相依为命,暗生情愫。成婚后,度过了一年快乐时光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,您的生母临产,陛下去县城卖字画。”

    “正巧被大公主的人马寻到,当即带回南国皇宫。待他清醒,恢复记忆,陛下亲自去寻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初那座小山村无故失火,整个村子化为灰烬。”

    许氏拳头微微握紧。

    “真有趣,他前脚被人带走,后脚山村就失火。到底是寻亲,还是寻仇呢?”许时芸嘴角冷笑。

    明朗默了默,并未反驳。

    当初找到陛下时,陛下一脸惊恐,一直喊着家中有妻子待产。

    是皇后娘娘答应他,从他口中哄得村庄地址,带人去寻的。

    小山村那把大火,众人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却谁也不敢捅破。

    “陛下这些年一直不曾死心,暗中派人寻找。随着他逐渐年迈,心结难解,彻夜难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场大火来临时,她恰逢生产。孩子出世时,她已经被大火包围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陛下用卖字画的钱,买了个老仆。她便让老仆带着刚出生的女儿,以及陛下留下的信物从后山逃离。”

    “而她,当时大出血,已经只剩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许老太太握着女儿的手:“倒也是个苦命人。”

    明朗颇为同情的看着许氏,其实,他也明白,南国对许时芸来说是龙潭虎穴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命中注定,也许是天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她即将葬生火海时,一场大雨突然而至。”

    “她半边脸被烧烂,身上更是无数烧伤。说来也怪,明明大出血,又有烧伤。在那场甘霖下,竟让她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宁夫人拖着身子苟延残喘,这些年,一直在外寻找女儿。她几乎踏遍南国每一寸土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多年流泪,眼睛瞎了一只。当年腿部烧伤,走路也微瘸。”脸上,更是烂了一半。

    明朗没说的是,这些年,一直有人追杀宁夫人。

    她一边躲避追杀,一边寻找丢失的女儿。

    三十多年过去,宁夫人已经老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陛下寻到她时,她狼狈至极,抓着陛下一直问,女儿呢?他们的孩子呢?

    许氏心间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如何了?陛下可有给她名分?”许氏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明朗语气微顿。

    沉默着没说话。

    许氏震惊且愤怒的看着他,不住的冷笑:“你该不会告诉我,她救皇帝一命,又为他生下女儿。甚至因他连累,满村被屠,连一个名分都没给吧?”

    “陛下想给,可满朝文武以及世家尽数反对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暂且将她安置在宫外。况且,她也不愿入宫,只想寻到女儿。”

    明朗心虚,不敢看许时芸的眼神。

    仿佛他们在虐待对方母亲似的。

    许氏简直被气笑。

    不管对方是不是她生母,都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南慕白反倒一脸惊奇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她凭什么入宫?她一个孤苦无依的农女,能与皇祖父相遇,孕育龙胎,是她天大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“她毫无背景毫无依仗,脸部烧烂,又是个瘸子,连眼睛都瞎了一只。又无神灵血脉,让她入宫,岂不是让天下嗤笑?”

    饶是许老太太都被气得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丧良心的东西,人家还救了皇帝!你们就这么折辱她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她救皇帝,你们那老皇帝早就死在河里。”

    “狼心狗肺的东西,就该死在河里。”老太太咬牙大骂。

    同是母亲,想想对方火场冒死生下孩子。又拖着苟延残喘的身子走遍天下寻女,还被这般折辱,老太太就气的心肝子疼。

    明朗顶着对方的痛骂,不敢还嘴。

    他是皇帝亲信,明白皇帝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今皇帝年迈,朝中由皇后一族把持朝政,大公主又极其出色,朝中一直盼她继位。

    宁夫人若进宫,势必会成为靶子,处在漩涡中心。

    她无儿无女做倚仗,老皇帝年迈,已经护不住她。